• 院校
  • 中介
  • 资讯
  • 问答
留学费用: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 > 留学指导 > 签证 > 正文

申请新西兰签证注意5个关键问题

基于新西兰遣返签证造假中国学生这一事件,中国留学生和中国留学机构的信誉恐将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受到怀疑。这一案件将使得新西兰政府对于中国留学生的身份审查更为在意。对此,弗格留学英澳部总监肖广良老师为大家提供一下5点建议,为学生在申请新西兰签证时提供参考。

1)新西兰移民局中国办公室

新西兰移民(微博)局在中国大陆有三个办公室,在北京的办公室现已逐渐发展成为新西兰移民局全球区域中负责签证工作规模最大的办公室。北京办公室共有四个签证组别,其中最大的签证组就是留学签证组。留学签证组共有20余位签证官,大部分是当地雇员,也有来自新西兰、加拿大、荷兰等地的员工。依据他们个人的能力分为不同的级别,由于这些签证官的工作职能不同,通常会经常轮换他们的工作。

新西兰移民局是个注重客户服务的机构,北京办公室为客户提供三点服务保证:

第一,会稳妥地管理好申请材料,不允许任何丢失申请人材料和护照的现象。

第二,会稳妥地处理每一份签证申请。申请人在递交申请之后,在十几天之内签证官会给出申请结果,或者给一个通知信,上面有签证官的姓名、直线电话、E-mail地址等等,以便于申请人和签证官联系。同时会告诉这个申请大约审理多长时间。

第三,会使申请人得到有关申请的全部信息。在审理过程中,签证官发现任何可能对申请结果不利的情况,通常会发信给申请人,或者把在审理过程中的所有疑点提出来,要求申请人或代理提供补充材料。

如果新西兰移民签证被拒,所有的申请人在被拒签之前都会有一个申诉的机会。如果在审理过程中,签证官发生变化的话,会有其他签证官进行负责。

2)注意你的留学目的

办理去新西兰的留学申请,无论是个人自办的申请,还是由代理公司承办的申请,从递交之日起到作出决定,大约需要六至八周时间。现在因为签证官工作能力和移民局员工素质的提高,目前大部分的申请可以在一个月之内做出决定。有一些非常好的申请,如资料准备得非常齐全,申请人的个人素质以及背景非常好,有可能在一周内就做出决定。

北京办公室现在备有双语申请表格,还有非常详细的签证需知,如果能按照上面的要求准备材料,申请速度将会进一步提高。另外,新西兰移民局还可以接受复印的申请表格。

赴新西兰的留学签证分五类签证类别:第一类是自费留学生,是现在赴新西兰留学的学生中最多的一种;第二类是全奖留学生,主要是由新西兰政府或中国政府资助的留学生;第三类是半奖留学生,这种留学生是由新西兰的学校免除学费,自己支付生活费用;第四类和第五类是交换生和职业培训的学生,这两类学生都比较少。

我们还有另外一种签证类别,它不属于学生签证,但是同学生签证同一级别,即有限目的签证。这是1999年10月开始由新西兰移民局特别引进的一种新的签证类别。此前,如果签证官对某个申请觉得不是很有把握是否可以批准,通常就会做出拒签的决定。引进了这个签证类别之后,当签证官对某个申请觉得没有很大把握批准,但暂时又不足以将其拒签的情况下,就可能会给申请人一个有限目的签证,这就是给申请人一个机会,让他们去新西兰后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访问学者,或者是真正的学生。如果申请人各方面的表现包括出勤率、学习成绩等等都能够符合新西兰签证政策的要求,那么签证官在第二次时就可能会给他一个正式的留学签证。据悉,目前少数学生就是取得这种有限目的签证去新西兰留学的。

3)材料准备是否充分

有很多申请人都提出过这个问题,到底需要多少钱才可以批准去新西兰留学呢?新西兰移民政策要求,申请人提供的资金证明,必须能够支付他在新西兰的学费以及生活费用。学费根据每所院校的政策不同,不能够准确估算;但在新西兰有一个最低的生活费要求,一个学生每年学习36周以下的约7000新西兰币,36周及36周以上的约1万新西兰币。这是学习加生活的最低要求。实际上,申请人在提供申请时,签证官希望能够提供申请人的家庭以及个人真实的财务背景,所提交的材料将被严格保密,仅限于新西兰移民局内部的审理程序,不会向第三方披露。

资金证明可以用多种方式提供,最常见的是银行存款证明。签证官对银行存款证明,要看存款历史。因为一个正常的中国家庭,如果想让自己的孩子出国留学的话,他们不会在申请的头一个星期才开始存款,他们的存款应该有一部分历史,这样签证官才会认可资金的真实性。如果是其他情况,比如是炒股,资金不存在银行里,签证官就要看过去12个月的股市交割单,以及过去12个月在股市账户的银行对账单。如果资金来自于自己的公司运作的话,签证官要看公司的银行对账单,若有个人所得税更好,没有税单可以交公司营业税的税单,或者是由中国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审批报告,以此证实公司的赢利和收入情况,说明申请人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cieol.com.cn/zhidao/qianzheng/2012/0904/6128.html